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523|回复: 7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复制链接]

8

主题

12

好友

9

听众

经方新手

积分
54
发表于 2020-9-11 19: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dingwei 于 2020-9-16 19:43 编辑

庖丁解桂枝大家好,我是蓉儿,闺蜜和男友分手了,想散散心,一起去顾村公园,我就拉上了师父,天气有点热,特意穿了短裙,秀下我的大长腿。
进了公园,樱花早已经谢了,找到个大草坪,地垫铺张开,摆上各种水果,酒饮零食,吃的都是闺蜜买的,说要感谢下师父,三人坐下,边吃边喝边聊。
草坪上有小孩追闹,远处小火车隆隆开过,天边,云卷云舒,眼前就是师父这个中年大叔,口中似乎还在念念有词。
我说: 师父。
师父说: 怎么啦?
我说: 你嘴里在嘟囔啥?
师父说: 背伤寒论呐。
我说: 不背伤寒论行不行?
师父说: 不背伤寒论,你养我啊?
我无语了一会儿,闺蜜在一旁偷笑。
我说: 师父。
师父说: 又怎么啦?
我说: 我养你啊。
师父说: 你还是先背出伤寒论吧,傻瓜。
闺蜜笑道: 你们这不是在背伤寒论,是在背台词吧。
师父说: 这个我老熟了,表白女神的必背条文,非常好使。
于是,师父在手机里放出那段经典。
闺蜜说: 伤寒论是本啥书?
师父说: 我们现在能看到伤寒论容易,古人就难了。
我说: 印刷技术不发达。
师父说: 嗯,药王孙思邈知道吧,唐朝的,他早年就抱怨说,江南有医家把伤寒论藏着掖着,不让看。
我说: 一副馋样。
师父说: 他晚年终于看到伤寒论了,并且记录在千金翼方里,有人择出来,成为唐本的伤寒论。
我说: 古代伤寒论就像武功秘籍一样,说不定还传男不传女。
师父说: 葵花宝典知道吧。
我和闺蜜都点头。
我说: 知道知道,东方不败。
师父说: 先来说下葵花宝典的来历。
我说: 好的。
师父说: 葵花宝典是宫里的太监写成的,几经流转,到了莆田少林寺的手中。
我说: 万恶的莆田系。
师父说: 一次来了两个华山派的师兄弟,偷偷进入藏经阁,偷看葵花宝典,为了赶时间,每人记一半。
我说: 出去后再默写出来?
师父说: 是的。可是师兄弟各自默写出来后,怎么也对不上,都觉得是对方记错了。
我说: 要不再去藏经阁看一眼?
师父说: 莆田少林寺已经发现了,怕多惹事端,烧了葵花宝典,并派了一个弟子劝说华山派师兄弟别修炼上面的武功。
我说: 然后呢?
师父说: 师兄弟以为来人看过葵花宝典,正好请教,其实那个少林弟子根本没看过,但他并不说破,随口解释,套出内容后急忙下山还俗。从此江湖上多了个福威镖局,和一套剑法。
我说: 辟邪剑法?
师父说: 对的,华山派的师兄弟最终反目成仇,从此华山派分成了气宗和剑宗。
我说: 这个我知道,岳不群是气宗的,风清扬是剑宗的。
师父说: 后来魔教得知了华山派有葵花宝典,就抢走了。
我说: 葵花宝典分成了魔教的葵花宝典和辟邪剑法。伤寒杂病论也分成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
闺蜜说: 绕了一圈,原来想说这个。
师父说: 不仅如此,伤寒高手也分气宗和剑宗,他们都尊张仲景为医圣,奉伤寒论为经典。但对经典的解释截然不同,甚至格格不入。
闺蜜问: 你们是气宗的还是剑宗的?
我说: 师父,倪海厦是剑宗的还是气宗的?
师父说: 倪海厦是气宗的。
我说: 哦,我们是气宗的。
师父说: 我推崇倪海厦,但更推崇胡希恕,胡希恕是剑宗的。
我说: 啊,我们是剑宗的,还好还好,我也喜欢风清扬。
闺蜜说: 气宗剑宗关键区别在哪里呢?
师父说: 关键在内经,就是黄帝内经。气宗用内经解释伤寒,而剑宗直接解释伤寒,绕开内经。
我说: 没觉得有啥问题啊?用内经解释就用内经解释呗。
师父说: 我来捋一捋气宗的理由。首先,伤寒论多数条文只描述症状和方子,并不说为啥会开这个方子,述而不论,好比有了实验数据,但没有解释数据的模型,这给后人留下了建模空间。内经恰恰就是描述人体生理病理的集大成者,内经解释伤寒,极其自然。
我说: 在日心说之前,太阳运行轨迹的数据早就存在,真相和数据之间只差了一个模型。
师父说: 有数据没模型正是伤寒论的魅力所在。第二,伤寒论里的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和内经热论中的六经名称一致。
我说: 嗯。
师父说: 第三,在伤寒论序言里,写了“撰用素问九卷 八十一难 阴阳大论”几个字,更坐实了仲景看了内经后才写出的伤寒论。
我说: 可是,这句话里没有提到内经啊。
师父说: 内经分成素问和灵枢。程灵素医术高明,金庸在起名字时候分别在灵枢和素问中各取一个字。
我说: 灵素灵素,好名字。那么八十一难是啥,不会是西游记吧。。。
闺蜜也笑了出来。
师父说: 八十一难是指难经。西游记中的八十一难还真可能和难经有关,据说,吴承恩和李时珍是好友。
我和闺蜜同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师父说: 难经和内经是一脉相承的,难有责难的意思,针对内经提出了八十一个问题。
我说: 那么金庸先生有没有人物的名字和难经相关啊?
师父说: 还真有,蝶谷医仙胡青牛的老婆,也是他的师妹,号称毒仙,总是为难胡青牛。
我说: 王难姑。难姑,这个名字不好听。师父,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师父说: 我经常给我家猫猫取名字,你呀,蓉儿挺好听的。
我说: 作为弟子的名字啊,就像少林弟子有个法名。
师父说: 少林四大神僧,圆通汇通中通申通,你就叫天天好了。
闺蜜在一旁正喝着果酒,笑的咳嗽起来。
我说: 不好听,换一个。
师父说: 天天挺好听啊,那就天真,怎么样。
我说: 不好,要那种可以引经据典的。
师父说: 可以引经据典啊,内经第一篇上古天真论,你就叫古天真,古天乐的侄女。
我说: 不好,第一,你看真那个字下面两个点,像两个小短腿,我又不是矮脚猫,我可是大长腿。
闺蜜笑道: 第二呢?
我说: 第二,如果我叫古天真,那么上古天真又是啥意思?师父,你个猥琐中年大叔,故意的吧?
闺蜜笑翻了。
师父也笑着说: 那就叫开心吧,你看开这个字,腿比较长吧。
我说: 心这个字呢?
师父说: 按照内经理论,心肝脾肺肾对应金木水火土, 心属火,火在五行中是腿最长的。
我说: 啊?为啥?
师父说: 火腿肠呗

这次我和闺蜜都笑翻了。
闺蜜说: 你给猫咪取得啥名字啊?是不是也和中医相关的。
师父说: 有一窝两只小猫,刚生不久就死了一只,只有一只活下来了,所以我叫它独活。
我说: 独活,好名字。
师父说: 还有一窝好几只的,有的黑色多点,有的白色多点,有一只非常特别,头是黑的,身体白色的,你猜我叫它啥?
我说: 叫什么?
师父说: 乌头!
我哈哈哈笑道: 乌头,叫的好。那么它同窝的呢?
师父说: 你笨啊,乌头同窝的,当然是附子啦。
我说: 师父,我笑岔气了。
师父继续说: 黑色的是黑附子,白色的是白附子。
我又笑翻了。
闺蜜显然没有抓到笑点,虽然带着笑意,拿出一支烟,点燃,望向天边。
师父说: 嘿,那个穿着短裙大长腿的同学,笑起来注意姿势啊。
我说: 说伤寒论啊,说到哪里了啊?
师父说:对呀,被你打岔了,忘记说到哪里了,从头来吧,葵花宝典知道吧?
闺蜜呛了一口烟,笑道: 能不能让人好好抽支烟了,我去那边。
闺蜜走远后,师父说: 怎么就分手了?
我说: 她男友有老婆的。
师父说: 有老婆啊,感情破裂了?
我说: 闺蜜觉得对不起他老婆就分了呗。
师父说: 又打岔了说到哪里了?
我说: 撰用素问九卷 八十一难 阴阳大论
师父说: 没错,仲景自己都说用了内经和难经了,气宗理直气壮。
我说: 那么剑宗为啥反对内经解释伤寒呢?
师父说: 要翻案的确有点难度,从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开始绝大多数伤寒家都是气宗,胡希恕胡老厉害就厉害在这里了,非常明确的坚定的指出,伤寒和内经无关,这个观点拨云见日,明心见性。
我说: 胡老之前,剑宗无人?
师父说: 剑宗有人,但论影响力最大首推胡希恕。胡老就是伤寒剑宗的风清扬。
我说:嗯。
师父说: 我说下剑宗的理由,第一条就是仲景本人是反对内经的。
我说: 仲景反对内经?
师父说: 伤寒论有113个方子,这些方子不全是仲景所创造,伤寒论不会凭空出世,晋代皇甫谧说仲景的著作是论广汤液经,但汤液经这本书已经失传了。后来出土了译本晋代陶弘景的辅行诀,上面记录了许多汤液经的方子。这些方子和伤寒论方子比较,或者相近,或者一样。比如有个小阳旦汤,就是桂枝汤。
我说: 怪不得,第三十条,有一句 证像阳旦 的话。
师父说: 辅行诀里记录的方子有,大阳旦汤小阳旦汤,大小阴旦汤,大小补肝汤,大小泻肝汤,大小补心汤,大小泻心汤,大小补肺汤,大小泻肺汤。等等等等。
我说: 心肝脾肺肾五脏都有补泻汤,还分大小。
师父说: 对的。难经中有句话,东方实西方虚,泻南补北,这句话倪海厦用来治疗肝癌的。
我说: 这句话啥意思呢?
师父说: 内经认为,东方属木对应肝,西方属金对应肺,南方属火对应心,北方属水对应肾。
我说: 嗯。
师父说: 这句话意思是,如果发现肝实肺虚,那么调整的手段就是补肾泻心。
我说: 啊,我知道了,就是用汤液经里的补肾汤和泻心汤的合方。
师父说: 对了,再来看伤寒论,原来用阴阳五行的汤名称全部改掉,用桂枝汤,小柴胡汤等药名替代,只剩下泻心汤名称保留,但仲景的心指心下,就是胃的位置,和心肝脾肺肾无关。
我说: 如果仲景赞成内经的,他是不会那么彻底修改方名的,所以仲景反对内经。
师父说: 就是这个意思。
我说:那么伤寒论里为什么会出现内经的文字,特别序言里还要提一句呢?
师父说: 伤寒论大约成书于公园200年,也就是官渡之战的年份,书简在战乱中散落,后来由晋代王叔和整理,王叔和在整理过程中,夹带了不少私货,比如辩脉法和平脉法,都是王叔和写的,放在了伤寒论的最前面。王叔和是个内经家。
我说: 隔壁的王叔叔。。。
师父说: 现在我们看到的伤寒论是宋本伤寒论,里面不止出现一次 恐非仲景意 的文字,说明伤寒论的内容不全是仲景写的。
我说: 哪些内容出自仲景,哪些出自旁人能分辨出么?
师父说: 这就要看伤寒大师们的功力了,比如胡希恕认为,六经欲解时的条纹以及方后药的加减都不是仲景写的。
我说: 嗯,胡希恕伤寒论讲义的确那么说的。
师父说: 比如陆渊雷考证,宋本的第四第五第八条,以及少阴病的三急下,都是内经家写的,具体可以去看娄绍昆的中医人生这本书。
我说: 嗯,可惜没有一个可以一本只有仲景文字,没有后人文字的伤寒论版本。
师父说:的确没有。包括唐本和宋本,都是混合一起的。
我说: 真可惜。
师父说:嵇康死前弹奏过一曲广陵散,并且说广陵散从此成为绝响,广陵散从此失传。
我说: 师父你这又是要说金庸的节奏啊。
师父说: 嗯,嵇康之后没有广陵散,不代表嵇康之前没有。魔教某长老终于在挖掘了十九座汉代古墓后,终于在蔡文姬她爹的墓里找到了,并根据广陵散创造出笑傲江湖曲。
我说: 师父你意思是在唐宋之前的古墓里找?我们要去盗墓么?我去什么时候出发,我去准备洛阳铲和黑驴蹄子。
师父说: 盗你个头。在我国的确没有,但是日本有。
我说: 我知道了,在内经家没污染伤寒论之前,传到了日本,并且保存下来了。
师父说: 日本有个康平本伤寒论,康平本的条文有三种格式,顶格写的条文称为原文,空出一格写的条文称为准原文,空出两格写的条文称为追文。另外在正文中还有嵌注和旁注。
我说: 难道康平本多了很多内容?
师父说: 不是。对比宋本和康平本,我们发现,宋本相当于混合了康平本的原文准原文追文嵌注旁注一起,完全当做正文,不加区分。
我说: 九阳真经!
师父说: 正是。九阳真经是写在四卷楞伽经经文的夹缝中,张三丰师父觉远大师,糊里糊涂,念经时候并不区分,把楞伽经和九阳真经一起念出来了。
我说: 想必伤寒论也是如此,以前手抄本的书,读书人自己在书上写写东西,做做笔记,想不到被后人一起印刷出来了。可能这个过程不止一次。
师父说: 对。看格式至少两人经手伤寒论。
我说: 那么剑宗高手们推测不是仲景原文的条纹是不是不再康平本的原文中?
师父说: 是的。另外所有荣卫条文,什么肝乘脾,肝乘肺,但见一证遍是,都不是原文。
我说:那伤寒论岂不是简单多了?
师父说: 简单的才是对的。
我说: 要不来一条看看?
师父说:好的。宋本的
148 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脉沉。亦在里也,汗出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因不得有汗,今头汗出,顾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
我说: 那么康平本的呢?
师父说: 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
我说: 中间一大坨的,都是注解?
师父说: 对啊,那货没明白仲景啥意思,胡乱注解,搞得后来人也不知道啥意思了。
我说: 那148条啥意思呢?
师父说:简单啊。首先,微恶寒,说明病不严重,应该桂枝汤就好的,他为啥没好呢?
我说: 为啥呢?
师父说: 他有心下满,就是胃胀,我们看桂枝汤条文知道,生病了不能吃生冷食物的,因为人体的精力放在抗病上,没功夫消化食物。如果吃了会怎么样呢?当然病不会好,而且腹胀,不消化啊。
我说: 哦。
师父说: 胃蠕动的时候自然就头汗出,能量在胃里斗争,自然手足冷。
我说: 有道理。
师父说: 这人病了五六天了,可能要转少阳了,但还没转,因为没有少阳证。于是仲景给了小柴胡,这里小柴胡不是治他的,而是预防转入少阳的,所以仲景也不确定能不能喝完药就好,写的是可与,不是主之。如果没好,也不用担心,病不能转少阳, 一旦人体解决了胃里面的麻烦,自然可以把轻微的外邪去除掉,所以才说得屎而解。
我说: 明白了。宋本里的到底在说啥啊?又是阳微结,又是纯阴结。
师父说: 我也不知道他在说啥,反正就是胡说八道,后来的伤寒家还拼命解释,哎。
我说: 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这句话是不是也不是原文?
师父说: 也是后人的注。
我说: 康平本伤寒论就是我们剑宗修炼的秘籍。
这时候闺蜜抽完烟走回来。
师父说: 美女,要不等会儿去烫个头发,改变下形象?
闺蜜疑惑道: 头发不好看么?
师父说挺好看啊。不过看你抽烟喝酒的,就想到了烫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闺蜜微微一笑很倾城。
我说: 切,快五点了,我们走吧。
师父说: 柯南。
我说: 啊?
师父说: 垃圾分类。
我说: 哦。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东汉末年”
伤寒论第一定律





上一篇:治疗失眠的黄连阿胶汤
下一篇:五苓散治疗危重患者出现的肠内营养再灌食综合征 患者...

19

主题

6

好友

5

听众

经方初中生

积分
556
发表于 2020-9-12 10: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条文,是不是仲景写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写的内容是否属于方证,是的就记下来,不是的就跳过。
仲景是圣人,但也并不是完美无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2

好友

9

听众

经方新手

积分
54
 楼主 发表于 2020-9-12 16: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haha 发表于 2020-9-12 10:44
关于条文,是不是仲景写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写的内容是否属于方证,是的就记下来,不是的就跳过。
仲景 ...

感恩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3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20-9-15 09:39 编辑

    此文有看点,这些工作日本医家做的好,国内陆渊雷先生是佼佼者。现在也有学者在这方面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3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条文临床选读

                                                                           序言
    写篇序言似乎很简单,但对我很是为难,理由却很简单。对一部经典挑三拣四似乎不是明智之举。斟酌再三,还是涉险迈出。说什么呢,又陷词穷,抄份别人的序言改改倒是省去了苦思冥想,好在手头有一部《科学研究的艺术》是位国外卓有成效的科学家所著,他的名字叫W.L.B.贝弗里奇,多少年来我一直崇尚他的严谨治学态度,风趣的语言表达,好,就选取他的序言部分加以改编。多数人的创造能力很早就会开始衰退,对一个从事医学研究的青年人来说,假定他迟早会懂得怎样最好地进行研究工作,但完全靠自己摸索,到他学会这种方法时,他最富有创造力的年华或许已经逝去,因此在实践中有可能通过研究方法的交流来缩短不出成果的学习阶段,那么,不仅可以节省摸索时间,而且做出成果可能更多。
   本书试图遵循相信可以从别人的经验中学到某些教益和思维技巧的原则,试图克服中医书难读这一障碍,试图摆在青年同仁面前的可能是一些具体的见解,达到减少他们自行摸索所耗费的时间,八年,十年,乃至一生,但是并不希望读者接受我的观点,而是把这些见解看成供他思考的建议。
    对《伤寒论》进行研究,这一复杂课题的任何一本书难免会有不足之处,我希望本书能起抛砖引玉的作用,引起成就大,经验多的学者就这一课题撰述,丰富这方面已有的系统化知识,书中之所以对临床选读条文没有做任何解释,是基于充分发挥读者独到的见解,只是建议读者,特别是处在学习阶段的读者不要对非选读的条文投入过多的精力,以免落入学医废人这一陷阱,读一读做一般了解就够了。当然,在你熟悉选读条文后,看看是否还有必要再去下一番功夫探究其它条文则视自己的研究取向了。总之时间是宝贵的,人生有效十年太少了,腾出时间来干些有用的事,站在别人肩上摸高比自己搬梯子要省力的多,本书的宗旨就在于此。                  
                                                                     
注:黑体子内容为主(背诵重点)红体字内容为次(一般了解)。




              辨太阳病脉证病治上

1、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2、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3、太阳病,或已发热,或为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4、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燥烦,脉数急者,为传也。
5、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
6、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若别火者,微发黄色,剧则如驚癇,时瘛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7、病有发热恶寒者,发於阳也;无热恶寒者,发於阴也。发於阳,七日愈,发於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
8、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
9、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
10、风家解表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11、病人身大热,反欲得近衣者,热在皮肤,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肤,热在骨髓也。
12、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13、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14、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15、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16、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17、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18、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之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19、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
20、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21、太阳病,发汗逐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22、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若微恶寒者,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主之。
23、太阳病,得之七八日,如虐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得小汗出,身必有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24、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确与桂枝汤则愈。
25、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行似虐,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26、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27、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汤。
28、服桂枝汤,或下之,但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
29、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汤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若胃气不合谵语者,少与谓胃承气汤;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
30、问曰:证象阳旦,按法治之而增剧,厥逆,咽中干,两胫拘挛而谵语。师曰:言夜半手足当温,两脚当伸。后如师言。何以知此?答曰:寸口脉浮而大,浮为风,大为虚,风则生微热,虚则两胫挛。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参其间,增桂令汗出,附子温胫,亡阳故也。厥逆,咽中干,烦躁,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甘草干姜汤。半夜阳气还,两足当热,胫尚微拘急,重与甘草芍药汤,尔乃胫伸。以承气汤微溏,则止其谵语,故知病可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3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147、太阳与少阳并病,头项强痛,或眩冒,时如结胸,心下痞硬者,当刺大椎第一间、肺俞、肝俞,慎不可发汗,发汗则谵语。脉弦,五六日,谵语不止,当刺期门。
148、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得之七八日,热除而脉迟身凉,胸胁下满,如结胸状,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当刺期门,随其实而取之。
149、妇人中风,七八日,续得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者,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
150、妇人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151、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支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加桂枝汤主之。
152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
153、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脉沉,亦在里也。汗出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
154、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者,柴胡汤证具,而以他药下之,柴胡证仍在者,复与柴胡汤。此虽已下之,不为逆,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若心下满,而硬痛者,此为结胸也,大陷胸汤主之;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不中与之,宜半夏泻心汤。
155、太阳少阳并病,而反下之,成结胸,心下硬,下利不止,水浆不下,其人心烦。
156、脉浮而紧,而复下之,紧反入里,则作痞。按之自濡,但气痞耳。
157太阳中风,下利,呕逆,表解者,乃可攻之。其人执水 执水 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
痞,硬满,引胁下痛,干呕,短气,汗出,不恶寒者,此表解里未和也,十枣汤主之。
158、太阳病,医发汗,遂发热恶寒,因复下之,心下痞,表里俱虚,阴阳气并竭,无阳则阴独,复加烧针,因胸烦,面色青黄,肤目闰 者,难治;今色微黄,手足温者易愈。
159、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上浮者,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
160、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者,附子泻心汤主之。   
161、本以下之,故心下痞,与泻心汤;痞不解,其人渴而口燥烦,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
162、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者,生姜泻心汤主之。
163、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结热,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硬也,甘草泻心汤主之。
164、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复利不止者,当利其小便。
165、伤寒吐下后发汗,虚烦,脉甚微。八九日,心下痞硬,胁下痛,气上冲咽喉,眩冒。经脉动惕者,久而成痿。
166、伤寒发汗,若吐,若下,解后,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者,旋复代赭石汤主之。
167、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若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168、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
169、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当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汤,攻痞,宜大黄黄连泻心汤。
170、伤寒,发热,汗出不解,心下痞硬,呕吐而下利者,大柴胡汤主之。
171、病如桂枝证,头不痛,项不强,寸脉微浮,胸中痞硬,气上冲咽喉不得息者,此为胸有寒也,当吐之,宜瓜蒂散。
172、病胁下素有痞,连在脐傍,痛引少腹,入阴筋者,此名藏结。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3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脉沉,亦在里也。汗出,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153
本条简化为: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可与小柴胡汤。(153
此再设少阳期举个别例以示现象与本质的关系。“微恶寒”必要详审是无间断的还是有时恶寒一阵即罢,若属后者,乃往来寒热之变态,与身热恶风(101)同,确定了这个热型。“心下满”而不说满痛,当是“心下硬满”(210)“心下急”(106)“心下痞硬”(170)“胁下硬满”“胁下痞满”(267.98)类证,作为胁下满,热是正确地。问闻诊记录上常常有这样的笔下差,心下弄成胁下,或反之,其实胁下心下差距不大。“头汗出”是小柴胡汤的偶然证(152221)“不欲食”小柴胡的必然证,(267)“大便硬”(218.220)谵语潮热大便硬是小承气汤证,间出于少阳柴胡证群,为兼见证,可勿须顾虑。从上一系列的少阳证群看,“手足冷”无阴证可稽,当参白虎汤条(350)“伤寒脉滑而厥者,里有热”此手足冷料不是一直线的冷,似应间现手足微汗出,可能当临床时正值汗出手足转冷。“脉细”(37)“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这样由个别到一般的联系起来,本证与小柴胡汤,无復可疑处。
病例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33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从葵花宝典到伤寒论版本

haha 发表于 2020-9-12 10:44
关于条文,是不是仲景写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写的内容是否属于方证,是的就记下来,不是的就跳过。
仲景 ...

    辨识费时费力,站在别人肩上再去开动思考阀门会少一些弯路和无用功。搭一个框架看看别人是咋选的,说得对从之,不合理或无理,哈哈,此公也是个瞎猜。无论如何比自己摸索省力的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21 17:37 , Processed in 0.157842 second(s), 5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