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1128|回复: 8

日本汉方医学的长与短

[复制链接]

866

主题

218

好友

772

听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486
发表于 2020-6-26 18: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日本汉方医学的长与短


黄煌


汉方,与汉字、汉语一样,是中国特色的文化之一。从唐代开始东传的汉方,在日本这块土地上不断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学术特色鲜明的日本汉方。从吉益东洞到大塚敬节,从浅田宗伯到细野史郎,从丹波元简到森立之,一大批日本汉方学者以其聪明才智,共同构筑起了精美的汉方医学大厦。日本汉方的特色和优势,不仅日本汉方医者要继承发扬,中国汉方医者也需要学习和借鉴。

日本汉方实用性强。其表现有二:
一是重视方剂。吉益东洞明确指出:医之学,方也。复方是古代医家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是治病智慧的所在,更是汉方医学的核心内容。
当今进入日本国民医疗保险的233种汉方制剂,就是汉方中的精华。

二是重视方证。方证是临床用药的目标,实用性极高,方证相应就能取效。没有纠缠于笼统浮泛的方义,而着力于明确规范的方证,这正是日本汉方的求实之处。 日本汉方的客观性强。
腹诊和体质是日本汉方最有魅力的部分。吉益东洞开创的腹诊法,经过汤本求真等近代汉方家的充实完善,已经成为经方方证识别中不可缺乏的诊察手段。森道伯一贯堂的体质学说,也以其极强的客观性,为临床医生所接受。许多日本汉方家从心理行为特征上对方证体质的鉴别,也很有临床意义。

日本汉方文献的可信度大。无论是汤本求真的《皇汉医学》,还是矢数道明先生的《汉方治疗百话》,文风朴实,没有空话,许多经验非常实际,可以重复,可以传承。《汉方临床》等汉方杂志上登载的不少报道,忠于临床事实,有的虽为个案,但记载详细,前后对比疗效确实。 日本汉方与现代医学的结合比较紧密,有现代感。

同时,日本汉方重视制剂的现代化,重视汉方药物的质量控制,在规范化建设上是一流的。可以认为,在汉方国际化的进程中,日本汉方极有可能捷足先登。

不可否认,日本汉方也有一些不足之处。
第一,加减不便。由于日本汉方推广成方颗粒制剂,由此限制了方剂药味的加减以及药量的增损,久而久之,也影响了日本汉方对单味药物的研究,特别是药证的研究不深入,这容易使日本汉方酿成有方无药的弊病。因此,传统汤剂的传承和研究,应该引起重视。

第二,毒药的应用过于谨慎。可能是出于安全用药的考虑,日本汉方不仅不用马钱子、巴豆、甘遂、斑蝥等毒药,就是对药性比较明显的附子、麻黄、甘草也十分谨慎,甚至对小柴胡汤也心存恐惧。这种心理需要调整。“是药三分毒”,有毒药的使用,往往是攻克重病难病的途径之一。要发展汉方,毒药不能偏废,关键是合理应用。

第三,发展乏力。应该说,20世纪中叶,是日本汉方的鼎盛时期,大塚敬节、矢数道明、细野史郎、龙野一郎、奥田谦藏等均是那个时期的佼佼者。日本汉方在古方今用、方证研究、现代药理、文献研究、剂型改革等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果。但是,这些年来,日本汉方缺乏新的学说,经验积累没有重大突破,而汉方界内部思想也比较混乱,日本汉方的特质有被钝化的迹象。

第四,与国外的交流闭塞。中日张仲景学术研讨会仅仅举办了3次,便关上了交流的大门,已经是持续近20年的沉寂。日本汉方医家很少向国际上推广日本汉方,与中国经方医家的交流也极其稀少。除吉益东洞、汤本求真、大塚敬节、矢数道明外,大多数日本汉方大家在中国几乎毫无声息。
而中国许多经方家的著作及医案,在日本也没有得到出版和传播。许多中日两国青年医生对两国汉方医学历史的知晓程度极低。这种局面是令人担忧的。

以张仲景医学为代表的汉方医学,是人类传统医学中的精华。其体系的严密性、可重复性是其国际化的医学的基础和条件。而汉方医学体系的发展和完善,需要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全球有志者的共同参与与合作,而开展中日两国间的合作与交流,在当前更迫切,也最具可行性。

这是与两国之间文化的同根、汉方医学交流历史悠久、两国国民具有深厚汉方医学基础有关。我们希望中日两国汉方医家联手,重振汉方医学雄风。
2020、6、26







上一篇:夏日寒湿多
下一篇:感冒发热与麻黄附子细辛汤

1

主题

1

好友

1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4
发表于 2020-6-26 22: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用拓展比较大,同时带来了诊断不准的毛病,因而导致剂量一再下降,到达一剂一两克的地步,从而影响疗效 ,所以发展乏力。
话说回来,中国因为有时方,所以不需要所有问题都靠经方解决,就不用去那么样的拓展用途。中国为什么有丰富的时方,因为中国是中医的故乡,随时随地都在发现新药新法。这是结构性的不同。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好友

1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4
发表于 2020-6-26 22: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中医的发展也是按梯队进行的,长久被验证的理论和方剂被增进经方,这是一个可靠而良性的过程。宋朝增加了一些唐朝的方子,就是例证。可惜中国正常发展一再被打断,梯队递增屡屡受阻,乃至金元满清时代整个理论都乱套。所以现在大家就乖乖用宋以前的经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好友

0

听众

经方大学生

积分
1978
发表于 2020-6-27 07: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在中国都逐步衰落,中国先要解决自己贬低中医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1

主题

4458

好友

786

听众

管理员

传承经方靠大家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2628

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20-6-27 08:43:06 来自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日本汉方医学是中西医结合的典范,可以说是真正的衷中参西模式。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

好友

1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180
发表于 2020-6-27 17: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渠生 于 2020-6-27 17:39 编辑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日本汉方对我们中医的影响作用更大一些,更贴近于中医作为医学的本质。目前的中医过多的强调了“中”的一面,“医”的一面明显不足。这在现实工作中很容易受伤害,缺乏解决问题的实际手段。作为临床医生,毕竟不是哲学家、思想家,实实在在的看病技术对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生存成长显然更加重要一些。中医的传统文化理论确实也要有,但那一定是在现实生存站稳脚跟后的一种升华。

而且中国的思想学术历来就有融混的特征,不论是中医、易学乃至佛教等种种领域,都存在着大杂烩的倾向,传承脉络受到严重破坏,美其名曰“兼容并蓄”,对宗派的划分则贬斥为“门户之见”、“抱残守缺”,对于前人创立的学术体系缺乏敬畏。不像日本学术,对于不同的宗派体系有着清晰的界定,对传承内容的纯正性有着严格的保证,敬畏不同传承体系之间存在的差异,而不是人为的予以“和谐统一”。这对中国学术的长久传承,绝对是不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57

好友

83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332
发表于 2020-6-27 20: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日本汉方医学的长与短

天渠生 发表于 2020-6-27 17:26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日本汉方对我们中医的影响作用更大一些,更贴近于中医作为医学的本质。目前的中医过 ...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日本汉方对我们中医的影响作用更大一些,更贴近于中医作为医学的本质。目前的中医过多的强调了“中”的一面,“医”的一面明显不足。这在现实工作中很容易受伤害,缺乏解决问题的实际手段。作为临床医生,毕竟不是哲学家、思想家,实实在在的看病技术对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生存成长显然更加重要一些。中医的传统文化理论确实也要有,但那一定是在现实生存站稳脚跟后的一种升华。

  而且中国的思想学术历来就有融混的特征,不论是中医、易学乃至佛教等种种领域,都存在着大杂烩的倾向,传承脉络受到严重破坏,美其名曰“兼容并蓄”,对宗派的划分则贬斥为“门户之见”、“抱残守缺”,对于前人创立的学术体系缺乏敬畏。不像日本学术,对于不同的宗派体系有着清晰的界定,对传承内容的纯正性有着严格的保证,敬畏不同传承体系之间存在的差异,而不是人为的予以“和谐统一”。这对中国学术的长久传承,绝对是不利的。

 日本汉方医学古方派名家大塚敬节先生,对待其他流派的态度,也是“兼容并蓄”、取长补短的。
  他在《汉方诊疗三十年》代序中有这样一段颇耐人寻味,发人深省的话:
  “ 但是我终于还是产生了疑问。《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重要性是自不待言的,可是唐宋以降名医的著作都是无用的吗?真的就没有研究价值吗?这些疑问藏在心底不得释然。有一天,从我的汉学老师权藤成卿先生那里得到如下的告诫:“你是个古方派,可是古方派有排他癖,你不觉得这是古方派的短处吗?”我好像突然被刺了一下,吃了一惊。如果只认古方为是,便以后世方为非,这种态度与只认现代西方医学为是,以汉方为非的态度不就一样了吗?此时,我做了深深的反省。又下了决心,不论唐、宋、元、明、清的医书,还是德川时期后世派和折中派医家的著述都要读。于是,将龟井南溟(1743--1814,日本江户时期医家--译者注)的箴言挂于壁龛:“医者意也,意生于学,方无古今,要期乎治”。对呀,是这样的,从我的心底发出了共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1

主题

4458

好友

786

听众

管理员

传承经方靠大家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2628

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20-6-28 1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偏不成派,所以日本折中派实质上就算不上一个典型的流派了,而古方派和后世派特征明显两者是相互排斥的。学一个流派一开始必须排他,否则无法一门深入,只有已经掌握了这个流派真义的前提下再涉猎其他流派,才能知晓其他流派值得借鉴的方面,这个时候又可能变得不排他了。是否需要排他,是根据研究者目前所处的情况决定。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

好友

1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180
发表于 2020-6-28 1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渠生 于 2020-6-28 19:02 编辑

万物有短必有长,好比药性,其偏性正是其药性所在,不可一味求全、求圆,倘若中药各个都中正平和,则不成其药性。古方派的长处,正在其排他性上。就像人的精神主宰,一则定,多了就是错乱。当一个病人真正来到你面前的时候,决断是瞬息间的事情,绝不可能有时间进行复杂的思辨。古人说,“一想就对了,多想就错了”,此经验之谈。

排他未必就是坏事。比方基督教,随便你怎么说他排他、自大,可人家就混得好,信众就是多,这个就是事实;反观中国,动辄以儒释道三教合一自诩,可三教合到最后结果连自己都混不下去了,遑论化他?

那么回到汉方上来看吧。

大塚敬节后来固然融会贯通,但他的基础却是纯正的古方,没有当初汤本求真严格的训练,恐怕连写这本书的机会都没有。这个因果关系不能搞颠倒。古人云,“样样通,样样松”,又说,“教之道,贵以专”,皆经验之谈。任何的融会贯通,都一定是建立在根本牢固的基础上的,否则必如聚沙成塔,一触即溃。

“管他今方古方,能看好病就是好方”,这种话看上去很正确,实际上似是而非,混淆了问题的根本所在。古方有着明确的方证,能够穿越时代与地域的隔阂,达成普适性的效果;而后世的今方,往往方证不明,标准模糊,难以掌握。即便都可以看病,论及成功成材的概率,也绝对是古方为优。试问一部手机性能再好,但操作起来却很复杂,这样的手机还卖的出去吗?

所以,吉益东洞力排众议,独尊仲景,门下学人甚众,成名成家者甚多;而大塚敬节、矢数道明先生后面却没听说有什么传人。你的主张即便看起来再正确,赞同的人再多,结果却没能使你的学问技术传持下去,后继乏人,这样的主张就不值一提。

所以,给我感觉大塚敬节的学术转变,非但不是进步,反而是一种倒退。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8-12 12:16 , Processed in 0.320474 second(s), 5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