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1837|回复: 9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复制链接]

381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积分
7739
发表于 2020-1-30 14: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 们 是 怎 样 染 上 非 典 的?



我们这个SARS隔离区是在北京八大处的一栋封闭的三层楼,住着50余名SARS患者,大部分是从协和医院发热门诊SARS抢救病区转来的,还有些来自航天医院,阜外医院等。其中多数人感染发病于4月中上旬——当时的北京还没有准备好,非典疫情却毫不留情地爆发了。我们这些人首当其冲,属北京非典确诊病历前500名。

我因身在其中,又和病友们厮混甚熟,听到了很多真实的故事,而大家的对话总是从你是怎么得上的开始的。让我惊讶的是,在医院,我们接受过关于姓名,性别,年龄,职业,所在单位方面的调查,还两次填写过密切接触者人员名单,但直至我出院的5月11日,我们这个特殊人群一直没接受过从流行病学的角度进行的一些调查,比如我们是怎样染上SARS的这样有现实决策意义的问题。但同样令我惊讶的是,后来我看到媒体登出了这个问题的结论:1,医院;2家庭等密切接触;3,社会……和我在这个小范围的调查得出的结论完全一致。不管怎样,这样就好。下面从我所在病区随机抽出9个人,谈他们是怎样染上SARS的,他们都是恢复得好的,能说话的,而危重的和已死亡的病友,我们已经无法听到他们的故事……

1层4床,苏某某,男,31岁,出租车司机,北京人,现仍在医院:
嗨,总之那些天人心惶惶的,你也不知道拉的人是不是有病,脸上也没写着,应该是哪个乘客给传的吧。一开始北京各个出租车公司还不让我们司机戴口罩上岗,后来才让了。有一天我拉了三个乘客到医院,我在下面等,一边檫车,消毒,他们去了一会儿就有两个人回来了,我给他们拉了个回程。那一趟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就总嘀咕,感觉不好,要出事。果然,4天以后,我就发烧了…….

1层8床,郑某,女,25岁,外地来京打工者山东德州人,现已康复出院: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从哪儿传上的,你看那些天我也没去哪儿,就是每天骑自行车上XX大厦上班,路上要15分钟,不会在路上传染吧,宿舍6个人一屋,周围也没人得这病,公司有400多人,也没有一个得上的,就我自己。自从我得病,公司里人心惶惶,上班的连30个人都不到了,我特别难过,是我害了公司,可是我真的不知咋染上的呀!

1层12床,贾某某,男,62岁,农民,北京通县人,现已康复出院:
我本来一开始就是感冒,不发烧,就是流清鼻涕,正好我去朝阳区的一个厂子,附近有个小医院,我就就便去瞧瞧,想开点儿药。当时那个门诊躺着一个病人,发着高烧,我在那里待了好大一会儿,估计就是在那儿得的。过了几天,我就开始发烧,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这病,为了省钱,也不敢去大医院,只好去瞧瞧中医,还去过乡镇门诊打针药,可打什么都不管事儿,39度8,就不降烧!直烧到第12天,我才想到不好,是这个病!别人劝我去通州的大医院潞和医院去瞧,我说:我还是别潞和了,我直接协和吧!赶紧地,我老伴陪着我,我们就打的奔城里来了……

1层16床,张某,男,33岁,某工地农民工河北丰宁人,现已康复出院:
我们这个建筑工地在北京城区里,400多号人,有三个得上的。我们三个互相一点儿也不认识,后来住院才认识,他们俩一个木工,38岁,湖北的;一个钢筋工,21岁,山东的。在工地,我们根本不在一起干活,也不在一起住,不可能互相传染,我也没离开过工地,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住的是很挤,茅房也脏,条件不好,可是我就不明白我们怎么得上的。
作者按:后来出院得知该工地又有9人染上,现在医院治疗。

1层20床,张某,女,41岁,内蒙呼市公司职员,现已康复出院:
内蒙3月底就有这种病了,当时死了一些人。大家都很害怕。我父亲64岁,好身体从没有过病,是退休的工会主席,他为一个老工友张罗葬礼,没想几天后就病倒了发高烧,我和我的两个弟弟为父亲跑医院,结果哪里也不肯收,最后总算胸科医院收下了急诊观察,给打上了先锋霉素什么的。他在发病第六天一句话也没留就死了。同时我也开始发烧,知道自己已染上。我告诉大家,父亲发送要简化,除几个亲友谁都不要去,可是父亲一生做了太多好事,大家不忍让他那么孤独悲惨地走,甚至不愿承认他得的是这病,说这么好的人不会得那种病,还是去了那么多人。我在中途就退出了,我想,留在呼市就是等死,我必须去北京,北京总会有办法!于是到银行取了钱,请朋友帮买了机票,第二天(4月15日)一早45分钟航程我逃命到协和。两天后,我大弟也发病,也奔我这来了。走之前我小弟的一个朋友因曾到医院帮助病重的我父亲(扶他从3层到4层做了一个检查)就染上了,当时他已烧得无力跟我们走,几天后,他死了。真惨啊,他是胸科医院对过的银行的信贷部主任,才35岁……

1层24床(空)

2层4床陈某  女,21岁,北京某医院急诊科见习护士,北京人,现已康复出院:
我护校毕业,刚刚参加工作不久,一开始就被安排到医院做急诊部护士。4月10号前后,急诊陆续上来一些发烧病人,当时还没有后来的疑似确诊的说法,所以如果患者X胸片没事就给打上些药,把人放走。自然人家回家不见好,就要再来。还有的病人本来是外科术后来急诊这里输液的,过几天就转成非典了。这样,我们每天接待的病人只见多不见少。有的病人很焦急很害怕,有很多疑问,问医生问不出来,就抓住我问,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是尽量多安慰他们,我想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总可以给一些精神上的安慰和鼓励吧。当时,我们的防护并不好,只有普通口罩和普通工作服。从4月12号开始就有医生护士发烧,他们被院里安排隔离了,但就是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治疗办法。到我发病的4月19日,已有十来个本院职工发病。我意识到自己难逃SARS,怎么办?我了解本院——内科不是强项,当时又那么混乱,就没加入本院的隔离。20号晚,我来到协和发热门诊,做了胸片验了血,当场就被扣下了……

2层8床汪某某,男,27岁,银行职员,北京人,现已康复出院:
我在工商行新设在平安里的一个分理处工作,我是在前台的,每天接触到一些顾客,本地的和外地来京的都有,但我们这个分理处不大又是新设的,应该说业务量不大,接触的顾客也不多。我的周围同事没有发病病人,当然,顾客中有没有,我不知道,当时顾客中有少数戴口罩,大部分没有。我是在4月22日开始发烧的,37度4,我想是感冒吧,就喝了点感冒冲剂,体温也就下来了。第二天,我去上了班,也没觉得不舒服,更没别的症状象腹泻,咳嗽什么的。想不到当天晚上,体温到了38度4,我很紧张,吃了退烧药,也就退下烧来。我觉得自己很象感冒,想到医院正在非典高发期,这个病不比别的,烈性传染,医院交叉感染严重,还是能不去就不去。可是我又想,在这个时候发烧,谁也不敢排除非典的可能,不是便罢,万一是,我的工作性质要接触那么多人——单位的同事和台前的顾客,还有家里社会上的,传上别人多不好。我就和我爸商量还是去医院吧。当天也就是23日,我就去了协和发热急诊,立刻被留观下来。
作者按:汪先生后来在出院时被疑为误诊。因他入院时胸片确实有个小阴影,但整个病程中没再变化,而他又拿不出过去的胸片来证明有前科,只好自认发烧发的不是时候,陪着我们真非典们白走了一程。

2层12床(空)

2层16床李某某,女,39岁,某商场售货员,北京人,现仍在医院中:
我是因为伺候病人在人民医院的急诊染上的。3月底,我64岁的婆婆患了脑血栓,因我家就在人民医院附近,人民医院又是大医院,当然就去了那儿。我在单位请了假,陪婆婆治病,后来的20多天每天都陪她在急诊打点滴。急诊病人很多,我们周围总有发烧的挺重的,我还两次看到病人死在急诊的。4月20日我开始发烧,就没再去照顾已经住院的婆婆。婆婆在22号去世了,她不是非典,走了八宝山,不然就走昌平。我那两天就在家吃药,但始终没有效果,还是烧不退,我知道自己染上非典了,在婆婆去世当天就去了阜外医院的急诊,拍了片,验了血,当场就被留下了。

2层20床王某某,男,50岁(已故)

2层24床(空)

2层28床,张某某,男,29岁,公司职员,北京人,现仍在医院中:
我妻子患癌症4年,至今年年初癌症扩散,已是到了晚期。我在非典爆发那段时间象以前一样为她的病来往于医院,估计就在医院受了感染。4月中旬,我开始发烧,其它症状也似非典,18日到协和得到确诊。我照顾妻子,密切接触,因此她也有感染嫌疑,也必须隔离。可当时她已病危,卧床不能自理,所以干脆我们一起住进了发热急诊SARS隔离病区的一个单独房间……
作者按:进SARS病房一个星期后,史先生的妻子病逝。而史的病情多有反复。好转后转来八大处这里,现他已停药,相信不久即可出院。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中人名姓均为化名)

旧文重发说明:这是2003年5月中旬我写的文章,由中国新闻网发表,当时我刚出院,发现社会上人们关于SARS传播途径和传播方式等非常紧要的问题不甚了了,我十分着急!一些媒体的宣传也不得要领...为此我拼命赶稿,搞了这个急就篇,就是想告诉大家,不必恐慌,有的放矢,科学防护。

今次的非典和十七年前不甚相同,但我不怀疑重点传播窝点仍在医院,医院做好“发热门诊”做好隔离仍是关键,今发此旧文,希望给些启示与大家。我本人很珍视这篇文章——她是我在

生命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做的采访,我为自己骄傲为自己点赞!

本文作者   礼露   2020年1月22日 于沈阳新乐遗址







上一篇:理工男科普病毒知识
下一篇:什么是气溶胶传播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积分
11934
发表于 2020-1-30 15: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防疫学的知识有用,但是病毒无处不在,有的人真的无法知道传播途径就染上了。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为什么再严重的疫情都有人安然无恙呢。
谢谢楼主发来的帖子,很有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积分
7739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3: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无量山人 发表于 2020-1-30 15:33
防疫学的知识有用,但是病毒无处不在,有的人真的无法知道传播途径就染上了。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 ...

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为什么再严重的疫情都有人安然无恙呢。

无量先生提醒体质较弱的人,更要多加防护。

有人调侃“别来无恙”:你别来回乱窜,你就无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57

好友

83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330
发表于 2020-1-31 14: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本帖最后由 梦回杏林 于 2020-1-31 14:43 编辑
无量山人 发表于 2020-1-30 15:33
防疫学的知识有用,但是病毒无处不在,有的人真的无法知道传播途径就染上了。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 ...

 赞同无量老师的观点,个体的免疫力是决定疾病发生发展预后的关键因素,中医“因时、因地、因人”这三因辨治原则中,因人是核心。

  这次肺疫小孩一般不发病,青少年发病少预后良好,中老年易感死亡率高,这个现实诠释了《内经》“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精辟论断。
  “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让我们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给我们希望……

  除了经济社会环境,个体的价值观也对其生活方式有重大影响。淡泊名利才会让“健康在我心中”,才有可能养成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道德经》说:“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名声与身体相比哪个亲切?身体与财产相比哪个重要?)”。
  仲师也提醒世人,如果平日“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等到“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之时,就悔之晚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57

好友

83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330
发表于 2020-1-31 14: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tong162305 发表于 2020-1-31 13:25
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为什么再严重的疫情都有人安然无恙呢。

无量先生提醒体质较弱的人,更要多 ...
  加防护。

  有人调侃“别来无恙”:你别来回乱窜,你就无恙。


  谢谢童先生分享追忆非典旧情的资文,回顾历史轨迹,可以照亮现实与未来之路。

  这个解释贴切,或可再广义一下:“别来无恙 -〉 你别乱来(恐慌、放纵、轻视……),你就无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积分
7739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4: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20-1-31 14:35
  谢谢童先生分享追忆非典旧情的资文,回顾历史轨迹,可以照亮现实与未来之路。

  这个解释贴切, ...

“别来无恙”的“新注”近来颇多(汉语词义、丰富至极)。


谢绝他人来自家玩,则变成你别来,我无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积分
11934
发表于 2020-1-31 16: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tong162305 发表于 2020-1-31 13:25
关键还是要看个人体质,不然,为什么再严重的疫情都有人安然无恙呢。

无量先生提醒体质较弱的人,更要多 ...

先生所言极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积分
11934
发表于 2020-1-31 16: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20-1-31 14:24
 赞同无量老师的观点,个体的免疫力是决定疾病发生发展预后的关键因素,中医“因时、因地、因人”这三因 ...

至理名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1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积分
7739
 楼主 发表于 2020-7-10 08: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胡大一教授和冯周琴教授 两位医学大家的精彩对话




胡大一:

        在生活中,对疾病的态度,应该是,不与慢性病为敌,要与慢性病为伴,合理管控,正常生活。  

冯周琴:

        大一你好,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由于先进检查设备的使用,现在,要想证明一个人没有任何病,很难。要想证明一个人有病,很容易。

        你身体再棒,也经不住B超、CT、磁共振、MRI、DSA等各种检查或化验的考验。如果按照正常标准,可以证明人人都有疾病,特别是中老年人。加上有的医疗单位把体检当成生意做。有的人原本没有任何症状,检查中偶然发现一点异常就过份敏感,有的医生不了解检查中发现的异常,如:脑内脱髓鞘啊,脑萎缩啊,腔隙性梗塞啊,某条脑血管狭窄啊,等等。常常会放大异常,把危险因素当成疾病,把阴天看成已经在下雨了。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人,天还没有下雨,就穿上雨衣,撑起雨伞,穿上雨鞋,大家一定会认为他是“神经病”。但在治疗疾病时,这样的“神经病”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却没人感到不正常。这真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

        还有一种情况是,把老看成是病,老就是老,和年轻就是不一样,根本不能用年轻人的标准去衡量一个老年人是否正常。我们看到自己脸上有皱纹,头发变白了,从来不会担心害怕,但看到自己颈内动脉有一个斑块,就整天惶惶不可终日。这是完全没有必要嘛。你看看你们家的水管,看看你们家的茶壶嘴上是否有水锈,这斑块不就是因为血管使用时间长了产生的变化吗?如果人的器官始终没有变化,那秦始皇到现在恐怕还活着。

        因此,我完全同意您与慢性病为伴,不与慢性病为敌的说法。

胡大一:

       一个人,与慢性病为敌,过度治疗它,它一定也会以你为敌,更加伤害你的健康。

        我遇到过一个59岁的女干部,没有任何症状,却强烈要求在体检中增加一个脑血管检查项目。MRA检查发现她左侧大脑中动脉狭窄,她又强烈要求放支架。支架术中,血管破裂,导致脑出血,昏迷,一周后就告别人世。她爱人后悔得悲痛欲绝。

        实际上,介入治疗(支架)的适应症,是正规抗栓治疗无效和症状性颅内供血动脉的严重狭窄。她一条都套不上,而非要装支架,真是何必呢?

        听完两位医学大家的对话,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和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感觉。生活中,我们要正确看待年龄,看待自己的身体,正确看待疾病,看待医院和医生!


1e43f504c1ba11eab4aefa163e5a26a0.jpe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57

好友

83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330
发表于 2020-7-10 14: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我们是怎样染上非典的?

tong162305 发表于 2020-7-10 08:57
胡大一教授和冯周琴教授 两位医学大家的精彩对话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健康与疾病之间也是一个线性变化的过程,西医检测指标的康疾分界线是人为设定的。
  通过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几乎所有指标都会同步向着正常、健康的方向变化,而如果通过医药来改善某个或某些指标,则有可能使其它更多的指标恶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8-11 15:26 , Processed in 0.164441 second(s), 6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