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ianbaiyun 发表于 2016-3-29 11:37:56

杨轶:漫谈《伤寒论》学习之路(二)-20160314黄煌经方国际村

本帖最后由 lantianbaiyun 于 2016-3-29 14:41 编辑

杨轶:漫谈《伤寒论》学习之路(二)-20160314黄煌经方国际村整理:黄煌经方国际村志愿者杨轶,全科中医师,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先后到北京西苑医院、上海龙华医院及广东省中医院进修,现在辽宁省锦州市行医。研习仲景《伤寒论》20余年,眼光独到,临床经验分富。2016年3月14日早上好!继续分享我的经方路。一学习伤寒论的方法,作为自学伤寒论的中医,我在学习中走过弯路有过迷茫,谈一下自己学习伤寒之路,供大家借鉴。有一段时间在读成无己的《注解伤寒论》时,对于五运六气产生了兴趣,于是花了不少的时间学习,弄的自己如坠云雾,只能放弃。还有一段时间对于火神派产生了兴趣,自以为得到了枕中秘法,不但自己吃过大量附子,而且也给患者用过,有成功的病例,也有失败的教训,这些以后分享给大家。学习了这两个流派,水平似乎长劲不大,于是老老实实学习教材,我认真学习的是五版教材,又坚持了一年,慢慢有了感觉,现在反思学习《伤寒论》,虽然有很多方法,但是我认真走方证对应之路是最好入门的路。接下来我谈第二个话题,关于伤寒论的构架。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仲景总结的伤寒论是为了治疗某些急性传染病,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在古人那种缺医少药的环境,一个好中医是会接诊大量病人的,除了传染病,我相信还有很多病种。仲景在接诊的实践中一定会考虑疾病治疗的普遍规律,也就慢慢形成了伤寒论的基本骨架,我认为伤寒论的骨架的形成为以后中医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身体正邪交锋表现的普遍规律为构架,概括的说仲景用六经拎百病,然后在观其脉症知犯何逆的原则指导下,选择合适的处方治疗。细分则有邪在三阳的汗吐下三法,邪在三阴的理中四逆辈。我的看法对于急性病的治疗原则汗吐下三法是正法,其余诸法乃是变法。由于中医学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明确诊断,古人不得不在解决疾病的疗效上下功夫,就形成有指导意义的治疗原则,比如开鬼门洁净府。我的理解无论何种外邪侵袭,作为中医首先要看考虑阴阳虚实表里,然后为外邪找出路,无疑汗吐下三法是最直接有效的排泄通道。了解了这些基本骨架,我相信在经过十年二十年的实践,就会成为合格的经方医生。第三个话题,经方应不应该加减应用。我觉得经方的形成是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从无到有凝聚了很多先辈的心血,如果传到我们这一代反倒强调原方原量那还如何发展经方呢?因此我的观点是学好经方活用经方,顺便提一下经方计量这个话题,有很多人考证认为汉代一两应该是现代的十五克,我觉得用药以有效量为原则,可能五克十克就可以有效了,我们为啥非要用十五克甚至三十克呢?我的处方原则是作减法,用量原则是宁轻勿重,这个经验在后面和大家分享。先谈今天的两个病例。早上有两个士兵来诊其中一个是我的老患者,自诉早上训练时,他的战友右臂拉伤不敢活动,看到我的个人简介里面有正骨这一项,特来求诊。关于呃逆,我这里常有心脏手术后出现的。我只用针刺,基本两到三次搞定,没有用药。我令患者卧于诊查床上检查后断定肩关节脱位,于是用了手牵足蹬法瞬间复位,望着青年人由痛苦但平静的脸,我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些许的自豪,毕竟宝刀不老啊!中午来个老妇人,自述左肩不能抬举已经治疗一个月了不见好转,慕名求诊。我诊断为肩周炎,令患者仰卧用了抬肩术患肩处声若裂帛,患者起床肩部活动大为改善,我许其一周必愈。谈这两个和伤寒论无关的病例,是希望作为基层全科中医要多掌握些实用技术,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了。好了,接下来谈谈我在学伤寒用伤寒中的经验与教训。第一个话题,麻黄剂在应用中的体会。九六年当我初学伤寒论的时候,有一天祖母晨起锻炼自觉受凉右腿膀胱经疼痛,应该是西医的坐骨神经痛。我当时正看到麻黄附子细辛汤,于是想能否试用呢?处方如下:麻黄6附子6细辛6白芍25甘草10川牛膝10。不想服药三天,祖母自述患肢若有虫子爬行发痒疼痛消失了,牛刀小试令我信心大增,更加努力学习伤寒论了。近些年我对于原发性坐骨神经痛常常应用这个处方通常会有疗效,大家可以试试。然而也遇到过问题,有一次一个老年男性患者自述腿疼我没有多想就开了上方,以为必效,七天后不但无效,反增小便不利,赶紧改用八味丸加三七,症状慢慢缓解。这里麻黄是否可以引起小便不利请同道印证,这些年对于麻黄这味药,真是越用越喜爱,我不知道国外没有麻黄中医如何解决。再谈一个面肿的病例,有个中年妇女自述晨起突然面、肿小便不利,我以为是风水用了越婢汤原方,三天后面肿消退小便通利,这是麻黄利水的病例。九九年我的女儿出生十个月大的时候发烧不退,家里建议打点滴的时候,我突然来了灵感,试用麻杏石甘汤,一剂后热度降低,三天痊愈。这个处方以后为我争取了不少的信徒,可是也有过意外,有一个老患者自述咳嗽怕冷,我没有和患者见面就开了麻杏石甘汤一剂,第二天患者家属打来电话说症状不见缓解反增倦怠气短。我往诊切脉至数不清又有微象,我判断可能是心脏问题,乃建议患者去医院检查,确诊为心梗住院两周才慢慢恢复。看了这个病例,大家以为作为现代中医是否应该学习一些西医知识呢?小青龙汤也是常用处方,治疗咳喘确有实效,某次有个自述气喘的患者来诊,我用了小青龙汤三剂,电话追访不但无效,反而更加气不够用了,这个患者没有在来复诊,现在回想也应该是心脏病。麻黄对于有些心脏病是不能用的,哪些心脏病可以用麻黄,哪些心脏病不能用麻黄,请同道们探讨。有个患者,十几年前每次喝酒后都有过敏反应,主要是胸闷气短嘴唇肿胀,我用了麻杏石甘汤和二陈汤五苓散七付药后痊愈,至今没有在发作。这个病例是否可以认为麻黄有抗过敏的作用呢?请大家体会。有个患者自述腰腿痛西医诊断为腰间盘突出,针灸按摩无效,我根据患者自述天气变化加重这一现象,用了小续命汤加白术干姜七天痊愈。是否西医的诊断不可全信呢?这类病例不少可否理解为麻黄有止痛作用呢?我觉得一个中医能用好麻黄是学习伤寒论有一定基础的标志,今天就和大家分享这些吧。

syzzmkm 发表于 2016-4-24 20:02:25

关于药物我们的了解其实还很不够,如果我们能够彻底了解药物的功用,也许我们的中医水平会有一个巨大的提高,所以研究药物很重要,然后我们了解了病的形成原因,又了解药物的真正作用的话,我们的治病会容易得多,现在我们很多人不会运用经方就是对经方药物的理解存在很大的片面性,不知道张仲景用这个药的真正用意。对于麻黄我觉得是把水液往外排的作用,要么从皮肤排出去,要么从小便(例如加石膏),而这正是排毒的主要方法,所以麻黄在经方中很重要。

酒南陽 发表于 2016-4-24 21:22:15

麻杏石甘汤,伤寒论曰..喘而.汗出无大热。金鉴曰发热而渴不恶寒。那个老患者既然怕冷当然错了不知你所用此方有汗无汗?请回答。谢谢。

榆次 发表于 2016-4-24 22:02:31

方证对应之路是最好的入门之路。

nzx1768 发表于 2016-6-28 11:02:13

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杨轶:漫谈《伤寒论》学习之路(二)-20160314黄煌经方国际村